“被自願”參加學校活動,應被系統性地“叫停”

  “被自愿”参加学校活动,应被系统性地“叫停”

  视点

  当然不是所有的老师都是这种管理方式,但我们却不能不承认,“挟学生以令家长”是一种普遍现象,这也是大多数家长所以甘心服从老师领导的主要原因所在。

  1月4日,哈尔滨当地媒体报道,很多家长吐槽“被自愿”参加学校各种活动。据澎湃新闻消息,哈尔滨市教育局日前对此迅速反应,出台了《哈尔滨市中小学(幼儿园)教师六条禁令》,违反禁令者一律上限处理。其中规定,禁止教师利用家长资源办私事,组织家长看护学生自习、清雪、打扫卫生、到校值日,要求家长为学生批改作业……

  该不该让家长批改作业等问题,向来有很多争议。近来不少地方的教育行政部门下发文件,叫停这些“家长作业”。然而,一些学校和老师给家长布置的“作业”远不止于此。比如这次哈尔滨教育局明文禁止的组织家长到校值日、打扫卫生、清雪等情况,很多学校都存在。

  家长批改作业不合理,主管部门要求取消;家长吐槽“被自愿”到校从事各种杂务吃不消,主管部门出台禁令……这种发现问题就要求整改的监管态度,无疑值得肯定。考虑到逐条禁止也难以穷尽家校领域的不合理现象,在此之外,显然还有必要思考这些不合理现象生成的根源。

  部分学校或老师要求学生家长“自愿”到校清雪,那些家长内心恐怕并非都自愿,但在老师面前又不得不表现出“自愿”的姿态,说白了就是不敢不听学校和老师的“命令”。

  而这问题的微妙之处,是家校间存在的潜在“上下级”关系。而老师们拥有的“上级权威”,实际则是通过对学生即家长们的孩子的管理权实现的。

  曾有研究人士指出,“班级是一个权力场”,许多中小学老师拥有很大的事实上的权力,比如在班上经常表扬某些同学、经常批评某些同学,调换座位等。通常而言,表扬和批评都很正常,但在学校这个“权力场”语境下,教师对学生的揶揄嘲讽甚至辱骂,乃至在同学面前暗示孤立某个同学——这才是家长们最害怕的。

  当然不是所有的老师都会采用这种管理方式,但我们不能不承认,“挟学生以令家长”现象难言罕见,这也是大多数家长甘心服从老师“领导”的主要原因所在。

  而要系统性地解决此问题,不是主管部门发发文件、搞些禁令那么简单。这里面最重要的,还是要让学校领导、教师们意识到,“挟学生以令家长”既非顺理成章,更不是一种荣耀,而是一种师德上的不端,也是权力腐败的变种,应引以为耻。这也有赖于将此纳入整套师德规范体系和教师权力约束机制中,对这类行为形成更有力的牵制和约束。

  □马涤明(媒体人)

®大发彩票™ | 版权所有 | 若非注明 | 均为原创™
㊣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: 大发彩票 » “被自願”參加學校活動,應被系統性地“叫停”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/dafa/5627.html